《智取威虎山3D》張涵予雪景
  好演員遇到一個好角色,並不比搖號排隊買車的概率更高,張涵予是幸運中的幸運。2007年,馮小剛執導的影片《集結號》中的老兵穀子地是他的第一次飛躍,而在12月23日上映的電影《智取威虎山》里,他與導演徐克聯手重塑了這個在中國家喻戶曉的紅色經典,打虎英雄楊子榮變得匪氣十足,亦正亦邪的人物質感讓觀眾直呼“中國版007”,意外頹靡的賀歲檔也因此熱鬧起來。
  從5歲喜歡上楊子榮到今天,他為這個角色準備了45年,“我覺得就我是最合適的,別人真演不過我”,那洋溢於言語間的自信竟和諧混雜著孩童般的天真和成熟男人的持重。“老爺(即導演徐克)會特別信任我對楊子榮的感覺,因為他知道我對這個人物有多深的感情”,在他眼中,無論是穀子地還是楊子榮,都是中國爺們兒,都是中國式的英雄,“圓了這個夢,此生再無遺憾。”
  楊子榮
  要是演成正面人物,這電影就完蛋了
  新京報:影片中楊子榮的臺詞有很多是土匪黑話,這對影片有多重要?
  張涵予:第一次知道楊子榮時我5歲,在電影院里看童祥林出演的京劇《智取威虎山》,讓我們充滿好奇和想象力的就是這些土匪黑話,初期聊劇本我就跟老爺說,一定要把這些全部拿到電影里,無非就是出個字幕解釋下,這樣才有楊子榮的感覺。小時候孩子們見面都喜歡模仿這些,有人說“天王蓋地虎”,就有人回“寶塔鎮河妖”,沒人答不上來。
  新京報:楊子榮向來是很正面的形象,電影中反而突出了他的匪氣。
  張涵予:我跟老爺說楊子榮必須像土匪,所以整部電影里我連軍裝都沒穿過,一到203部隊就讓少劍波看不起,心想這人幹嗎的,在許大馬棒卧底一年,學的全是土匪黑話,他就是一混跡於土匪間亦正亦邪的人物,你必須抓準這個脈,要是演成一正面人物,這電影就完蛋了。
  新京報:如何理解楊子榮的這種形象轉變?
  張涵予:樣板戲的時代,國家需要英雄人物來激發人民建設新中國和隨時準備打仗的那種熱情。現在,作為一個文藝工作者一個演員,就不會這麼想了,楊子榮其實就是個普通人,但他也是個金剛般的人物,你會有新的想象,反正我抓這個人物很準。
  新京報:楊子榮對你來說有什麼特別意義?
  張涵予:每一個從我們那個年代過來的男孩兒,都懷揣著一個英雄夢。年輕時很衝動地想當英雄,還盼著打仗,因為打仗才能上戰場,為國捐軀,覺得特光榮。成熟後,英雄夢始終在心裡住著。當我情緒低迷時,那種勇敢、不屈不撓的精神讓我覺得作為一個爺們兒怎麼能這樣呢,瞬間振奮了。楊子榮是我兒時的夢想,圓了這個夢,此生再無遺憾。
  徐克
  每個鏡頭都畫在分鏡劇本里,哪有這樣的
  新京報:接拍過程順利嗎,和導演一拍即合?
  張涵予:那是四年前的夏天,於冬、黃建新跟老爺找我吃飯,說要拍《智取威虎山》,當時我非常激動,想終於可以拍個我這麼熟悉的人物了,結果過兩天通知我,今年拍不了了,劇本不行,又過一年又不行,歷經三次備拍三次放棄,幾百萬的場景搭好了又拆了,老爺是個非常嚴謹、苛刻的人,如果沒有突破和創新,他寧可不拍。
  新京報:據說你第一次見老爺還在他面前唱了一段?
  張涵予:是,而且剛見第一面老爺說,將來座山雕和楊子榮對決時會有飛機,我都懵了,怎麼有飛機?原來可沒飛機啊。完全沒想到是現在影片里的效果,太牛了。飛機那場我拍了半個多月,尤其是他給我設計的那些動作,當時想來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後來竟然成了,真邪。
  新京報:臺詞的感覺你是一下就找準了,還是也有個過程?
  張涵予:演之前我也會反覆考慮該怎麼說,因為京劇里是天然帶著韻的。到現場,我會問老爺想讓我怎麼演,他反問我,讓我給他演一遍,看完我演他就知道該怎麼拍了。比如,有場戲有個金剛問:“嘛哈嘛哈”,我說“正晌午時說話,誰也沒有家”,把後半句讀得特別重,那土匪的渾不吝勁兒一下就出來了。所以拍起來基本一兩遍就OK了,楊子榮好像就長在我身上一樣。
  新京報:老爺的分鏡頭劇本現在網絡流傳度很高,給你們看的不會都是畫的吧?
  張涵予:他寥寥數筆就可以把人物勾勒出來,很清楚地告訴你鏡頭和人物的位置,每個鏡頭都畫在分鏡劇本里,太驚人了,現在哪有導演這麼做。
  閨女
  哎,爸爸,我發現你太適合演土匪了
  新京報:你曾說過看《集結號》劇本時哭得一塌糊塗,楊子榮讓你重新找到那種感覺嗎?
  張涵予:還真不一樣。穀子地是我摸就能摸得著的人,也在生活中見到過這樣的叔叔、阿姨,塑造起來有難度。但楊子榮已經被定型了,你能感覺到作為演員各方面跟他有太多的契合點,所以當他們找我演楊子榮的時候,我心裡馬上就有底了,我覺得就我是最合適的,別人真演不過我。
  新京報:他是你演過最自信的一個角色嗎?
  張涵予:自信這個事兒,其實在拍攝過程中一直在變。楊子榮這個角色,從開始告訴我要演到看劇本再到每次表演、每句臺詞、每個眼神都是對的。有時候我覺得不行,老爺在那邊已經覺得挺好的了,我說要再來一遍,老爺都會採納我的意見。
  新京報:你最初看的劇本和現在成片的效果差別大嗎,改動多嗎?
  張涵予:基本沒變化。因為劇本原來是臺灣人寫的,只是臺詞方面我讓它更加準確和生動,但核心沒變,臺灣編劇只是找很多現代流行元素,讓年輕人看得更high。我閨女今年16歲,她就看得很high,昨天看完跟我說,太好看了。第二句話是,“哎,爸爸,我發現你太適合演土匪了。”你知道嗎,我原來的戲她從來都不評價,這次還在微博、微信上使勁宣傳。我跟監製黃建新說,這電影把我閨女都看high了,它成功了。
  新京報:她沒覺得你是個英雄?
  張涵予:沒有,但這評價我特願意聽。因為你化妝成那樣到威虎山執行任務,要是不像土匪,座山雕、八大金剛怎麼能信任你,你必須一身匪氣啊,得比土匪還像土匪,但我還是給楊子榮加入了很多像小可愛、小幽默這類暖暖的東西,讓他更豐滿。
  不得不知的幕後花絮
  不見蹤影的武行替身
  其實對我來說,最要命的是動作戲,尤其是打虎和飛機那兩場,後來所有特技的錢都花在這兩場戲上了,60%用在老虎上,40%花在飛機上。因為有腰傷,開始我覺得自己做不到,老老實實向老爺要了替身。拍打虎那場有個上樹的動作,他希望我能自己做,因為上樹後攝影機會正對著演員的臉,替身先給我示範,兩三下就上去了,那我哪兒行啊?還得穿著三十多斤重的狐皮大衣,但是後來心一橫眼一閉,竟然就做到了。第二天替身就不見了,後面的戲我都得自己做。
  不存在的東北飛虎
  打虎上山那段本身在之前的文藝作品里都是最精彩的部分,因為在這之後才有了八大金剛和座山雕。拍攝的時候,我周圍全是空的,工作人員告訴我虎爪從這兒來啦啊,然後我得自己想象哪兒有老虎,一會兒他們又說老虎現在在地上呢,你得往地上看,等我看完說那現在呢?他們說老虎飛到這棵樹上來了,我說你們確認這是老虎嗎?我說難道不是飛虎嗎?(笑)
  不得相見的梟雄鬥法
  第一次和梁家輝合作是在《十月圍城》,但戲份不是很多,這次合作很過癮。影片剪出來第一個版本三個半小時,太長了,我倆好多場戲都被剪了,有場是坐在臺階上交心,梁家輝說,“青蓮好像很喜歡你”,我說,“哎,三爺,您是想讓我掉腦袋嗎?”然後兩人哈哈大笑,顧左右而言他地遞話鬥法。這次座山雕的造型挺幫家輝忙的,背後大羅鍋,我說你這羅鍋啊應該裡面藏把暗器,關鍵時刻你猛一低頭“啪”地從羅鍋里竄出一把機槍來,噠噠噠噠噠,一頓掃射(笑)。(孫琳琳 田穎)
(原標題:張涵予 楊子榮必須一身匪氣,比土匪還土匪)
創作者介紹

台北微風當舖

uh72uhzfo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